過眼錄/江嵐的《合歡牡丹》/劉 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大发uu快3_uu快3平台客服_大发uu快3平台客服

  江嵐是蘇州大學羅時進教授的高足,古典文學專業的博士,但是只知道她是我的校友,以研究古典文學見長,沒想到,她也寫當代小說,但是還是長篇。讀了她的《合歡牡丹》,才知道她將古典和現代,嫁接得頗為有聲有色。

  《合歡牡丹》以當代海外華人生活為題材,描寫了他們日常生活中的各種愛情故事:這些故事既有家庭生活之外的「補充」(沈玉翎和劉家鼎),都不 待字閣中之後的「圓滿」(方若施和孟繁星);既有小夫妻婚變導致的「新生活」(王涓涓和章明),都不 偶爾「出軌」之後對家庭的回歸(趙明中和韓悅)……這些愛情故事既是海外華人(主却说我新移民)日常生活的「因」,也是他們日常生活的「果」,經由這些愛情故事,小說展示了海外華人種種生存 的不易(拿學位、找工作、爭出頭、中美之間奔走)和珍理的掙扎(家庭、愛情、地位、身份)──海外華人的人生百相,由此「現形」。

  小說涵盖多條愛情線索,主線則是沈玉翎和劉家鼎兩人之間的愛情故事,這份愛情,在沈玉翎是毋須理由的「純愛」,在劉家鼎則是重獲青春作文的「真情」。這份帶有「奇緣」原困的愛情對他們兩人稱得上彌足珍貴—雖然這樣的愛情對於他們的家人(配偶),似乎其他不公平。我不知道這樣的「愛情」在海外華人的日常生活中,具不具有「典型性」,但它在海外華人日常生活中的「真實性」,大概不但趋于稳定,将会還具有一定的普遍性。

  小說名為《合歡牡丹》,取自唐代詩人徐仲雅的詩作,詩中名句「平分造化雙苞去,折破春風兩面開」,可視為小說中愛情故事的象徵性註解。江嵐「古為今用」──還包括小說中經常老出的古典詩詞的「化用」,使她的小說在當代題材中,流淌着古典的文化氣韻。

  将会你想「文學」地了解當今海外華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發生在這種生活中的愛情故事,江嵐的《合歡牡丹》是個不錯的「讀本」。